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刊/快报内刊/快报

【疫情专题】工作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否能认定工伤?

作者:儒德律师

时间2020-02-11

浏览:198次

2020年初,一种具有人传人能力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导致的疫情在中国大地上肆虐,全国人民尤其是医护工作者迅速投入到疫情防控战斗中,成为这场战役最坚实的堡垒。

为了保障医护工作者及抗疫一线人员的权益,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出台了《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有关保障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新冠病毒医护人员保障的通知”),明确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或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的,应认定为工伤,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该文件简化了《工伤保险条例》中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工伤认定要素,认为工作时间、“履行工作职责”,也就是因为工作原因受有伤害是工伤认定的绝对要素。

据此,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的权益在防疫特殊时期得到了保障,那么非医务工作者在工作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可以认定工伤呢?下面我们从《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的几种情形出发,讨论一下非医务工作者的工伤认定问题。

一、上下班途中、因工外出期间感染病毒并被确诊的,是否可以认定为工伤?

首先我们应当明确的一点是,与一般的事故伤害不同,由于病毒的传染途径广泛,对于是否是在工作场所或是上下班途中、因工外出的外出期间感染到病毒,实践中是难以证明的,这也就是《新冠病毒医护人员保障的通知》中为何仅依据履行工作职责便认定医护人员工伤的原因。

再来看我们认定工伤的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除兜底条款、患职业病、维护国家公共利益受伤、军人旧疾复发等情形外,认定工伤都要强调处于“工作场所”、“上下班途中”、“因工外出期间”等场所或空间,但病毒传播恰恰不易受场所、空间限制,这就给按照现有法律规定认定工伤带来困难。

根据公众一般认知,人在上下班途中密切接触人群,具有传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高度风险。但从目前了解到的病毒生理特性来看,仍不能因此认定上下班途中是感染病毒的唯一空间。即便认定属于上下班途中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从《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六)项的规定来看,“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中的“事故伤害”并不包含感染病毒。

同样地,《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五)项规定的“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中的“因工外出期间”与前述情形一样难以认定。

除以上分析以外,笔者亦未检索到非典期间有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第(五)项、(六)项认定工伤的案例。

二、被派往疫区工作后感染病毒被确诊或因病死亡的,可否被认定为工伤?

经笔者查询,有两个值得参考的案例。

案例一((2018)粤71行终3199号):某广东省企业将员工指派到国外疫区工作,该员工因感染当地流行传染病去世,引发工伤认定行政纠纷。该案中,当地工伤认定行政机关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即“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认定了去世员工为工伤。而《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条明确指出“由用人单位指派前往依法宣布为疫区的地方工作而感染疫病的”视为工伤。据此单位认为,行政机关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理由之一为适用该条款应当证实员工患病与工作有关联性,理由之二为受到事故伤害不等于“患病”,按照《企业职工伤亡事故分类标准》,伤亡事故是指企业职工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发生的人身伤害和急性中毒,感染传染病显然不属于标准内的事故。此外,单位还提出同为传染病,应当参照《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非典型肺炎工作人员有关待遇问题的通知》来认定本员工是否为工伤。

二审法院认为,员工接受单位指派前往国外工作期间感染病毒死亡,其死亡与当地特定的劳动环境具有必然的联系,应视为因工作原因造成伤害,符合上述《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故判决应予维持。由此可见,虽然现有的标准没有将感染传染病作为工伤事故,法官实际上发挥其自由裁量权对“事故伤害”进行了扩大解释,对关联性进行了盖然性判断,实现了判决的公平正义。

案例二((2015)扬行终字第00012号):甘肃员工被派遣至某国劳务,回国后即确诊身患疟疾并随后死亡。行政机关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情形认定该员工为工伤。法官在判决说理中提到,参考《关于履行工作职责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工作人员有关待遇的通知》的规定,履行工作职责的职工感染上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即使不符合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死亡或者48小时内死亡,也不属于职业病,但是因履行工作职责而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可视同工伤。本案考虑到员工曾在疫区务工,因履行工作职责而感染疟疾,结合疟疾的病区分布、潜伏期、前驱期等特点,医院诊断证明、死亡医学证明及员工工作经历等事实,应当能够认定员工患病与特定工作环境、工作职责有密切关系,故应当认定为工伤。

以上所述案例皆是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作出的工伤认定,但案情与当前国内疫区范围较广、不易判断履行工作职责与患病的因果关系的客观事实相去甚远,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非医务工作者从工作时间、工作职责来认定工伤仍存在困难。

当前为保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作为劳动者的权益,人社部、北京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其中北京市政府1月31日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期间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相关工作的通知》中提到,正常支付防疫期间上述三类人员的工资,不得解除劳动关系等措施。该文件亦提出,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覆盖的药品和医疗服务项目临时纳入工伤保险基金支付范围,但对于非医务工作者外高风险行业员工是否涵盖在此文件中一并简化认定工伤并未明确。特殊时期,希望政府能尽快出台关于关于非医务工作者工伤认定的明确做法,勿让抱薪者受寒!


相关法律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14条:(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2)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3)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4)患职业病的;(5)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6)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7)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第15条:(1)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2)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3)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

上一篇:重磅!应对疫情影响,北京出台促进中小微企业发展“16条”措施下一篇:老板、hr必读!疫情期间,你的薪酬调整了吗?

友情链接

京ICP备 16047233号 Copyright© 2016 北京儒德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